北极圈居民

胡萝卜酒馆【章二】

*脑洞产物,玩梗的搞笑文章,想写出知识分子的交往。考据很少不太合史实(会努力的……?),ooc…qwq
*本章有一点cp向(哈哈哈?)
*写文太难了我……(挥手)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【章二:周作人】
——
  与朋友们照例吃过新年的杂煮,一天天看着院子里的丁香花渐渐盛开,假期就这样溜走了。开学不多久的这一天傍晚,周作人一面慢慢地走在小路上,一面这样回忆,突然觉得四周有一种没由来的清静。这个时候,连鸟鸣也不易听到啊。
  他掀开门外冬天里增设出的布帘子,走进这名字很不一般的酒馆里来。酒馆这个时候的生意依旧不好,来往走动的全不是客人。因此即使是近视眼,一进门周作人就看见章延谦站在台前写着什么——而周作人已经知道这是在算账了——今天他们约好在这里见面。
  互相招呼以后,周作人把包好的许多橘子塞到章延谦的手上,说:
  “假期里内人买了许多,还有学生从家乡带了送来的。前些天喝茶的时候分给大家,可惜你不在。”
  “啊呀,劳你特地带上,多谢。多谢。”
  周作人只摇摇手,默默地在他旁边的椅子上坐下,盯着写个不停的章延谦和那账本,“当账房先生辛不辛苦。”周作人说什么话的语气都淡淡的,让人分辨不出这是问句,他的声音又是那样的低,仿佛是自言自语。
  章延谦沉默了一会儿才回答:“总比不上做校长办公室的的秘书辛苦吧。”
  “其实是一回事。”
  “哈哈...一回事呀。可惜我只是暂时顶别人的班,这个位置迟早要给别的人坐的…不说这个了吧,”指了指包得很仔细的许多橘子,“要我拿给豫才一点吗?”
  周作人想不到对方随便地说起了他很久不联络的兄弟。
  章延谦也不需要周作人的回答,只是说下去,
  “豫才兄前些天坐车的时候没有注意,意外地跌了一跤。”
  周作人抬起头,面带忧色。
  “要不要紧?”他紧张地口气也变了,故这句话不会叫人听不出是急切的发问。
  “他说没什么大碍,似乎是把牙齿弄掉了一点。”章延谦笑,“这个样子去讲课,他要有点不好意思了。”
  “…又跌跤。”
  章延谦想起什么,很有兴致地说:“你一说我倒想起来!你阿哥平常就是这么不留心。从前我住在你们八道湾的时候,下雨天他和小孩子玩水,还跌了一跤哩!这回据说是车夫的责任,但也要怪他自己不留意。”
  即使总是可以同朋友活泼地开玩笑的川岛,这时候也看着周作人的苦笑,识趣地不说下去了。
  周作人似乎哭笑不得,“丰一还老是提起这件事。”
  “阿伯稀里糊涂就跌下去了。”
  “你也稀里糊涂跌下去了。…这里全是俞平伯君送来的,你知道他吗?”
  “听说过。不知是不是碰到过。”
  转移话题叙述起橘子的来历,周作人依旧陷在回忆里:
  丰一还记得,轮流照看的丁香还记得,一同买过点心的市场与并肩走过的小路与还记得——不是这样的话,为什么又买了给夜里写作的人的慰问品“朱古力糖”给孩子呢,为什么又觉得没由来的清静呢——那时的鸟鸣声也记得。苦雨斋主人正月里留疑古玄同君吃过晚饭才回家,便不觉得饭桌上有寂寞吗?
  “麻烦你送去给他。”于是又提起他,说着又拿出买给小孩子的糖果一并交与章延谦。
  “哎呀,牙齿摔坏了不能吃这个。” 章延谦打趣道。
————
肯定有bug的时间线:1925年
平伯:好气。
 

评论(4)
热度(8)
© 黄昏之期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