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极圈居民

胡萝卜酒馆【章一】

*脑洞产物,想写出知识分子的交往。考据很少不太合史实(会努力的?),ooc……qwq
*之前那个也许是序章吧。计划是每章都以一个人物命名。因为刘半农先生生日将至,第一章就抓他开刀(你)
——————
【章一:刘半农】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 刘半农一手攥着皱巴巴的信纸,一手提着相机,回到刚才经过的路口,再抬头望一眼。对着旁边的招牌看了好一会儿,终于笑眯眯地走进去了。
  红楼,他默念了几遍招牌上的名字,于是这两个过去很多时候不说起的字格外亲切起来,让他有些不可思议。
  刘半农还不知道此处就是学生们传闻里的“酒馆”。他对这儿倒也像头一天来学校的学生——陈设像一家老店,来往走动的客人,样子却有新的,这儿的人声喧哗让他回忆起许多旧事来。然而正是学生进了学校的心理,不再是大街上乱跑,莫名觉得有些安心与自在了。正慢慢走向台前——他也不知那前面是否有台,只觉得朝那里走应该会有——便听见有人招呼他了。
  “半农兄,你回来了!”这是一个熟人的声音。又是阔别多日的一句。
  刘半农笑着点一点头,他对于熟识的人,总是这样笑眯眯的,故能得到许多人评价“毫无城府”。许多说与别人不方便的玩笑话,同他说总没有关系,而各种的话题他又总能够接上话来。这样子说着玩笑坐下的时候,他的身边已经围着好几位很熟的朋友了。
  其中的沈尹默身着常礼服,好像刚参加了什么重要活动不及换下,他私下里其实不如许多人认识的那般严谨,反倒是随便一流的。刘半农才坐下就回过头,在盯着周围的什么人,沈尹默只一皱眉,慢慢地问了一句怎么了。
  刘半农转过头来,局促地笑着:“好像看见了别的熟人……说来”把口袋里的信纸展开来给对方看,也转移了话题,“这地方后来又怎么样呢?”
  沈微笑着环顾一圈,才开始说:
  “…孑公‘出走’以后,我们同他开玩笑。人家说,校长不当了,不如找个别的事情做做。我随口一讲,不如开一家小酒馆,大家晚上一道来喝,算是捧场,又是很方便的。谁晓得…他说,以前就有这么一家了。”
  “沈老大怎么想到这么一说呢。”刘半农笑,沈尹默的能出主意,在朋友之间是很有名的。
  沈尹默还是轻描淡写的口气,说“那也不是我一个人的想法……”说着用指甲盖敲了敲桌面,提示道,“孑公的几班老相识,大概都知道这里。我刚刚拿他的聘书时候,也叫他在这里请过喝酒的……”
  “…阿世公早就‘商业救国’了么?他在这方面也很有手段。”身在这里,要喊“阿世”的绰号,刘半农只是加上一“公”字,好像化调侃为亲昵了。
  “不是这么一回事。到头来也是供朋友们‘玩’的地方,他自己的主意也不会太正经。这依旧是受了大家的怂恿…这里这样破旧,生意也不见得多好,经营起来不免要他老人家亲自来看。幸亏法科的几位总能帮他忙,他自己又很有名气,种种方面周转的还非常顺利……”
  “那么这里碰到的人该是很杂的。”
  “又不是自己的家里,酒馆本来就什么人都有……这儿和学校那边一样的。…你看,名字也差不多。”
  两人相对笑起来。
  随意地吃过一点东西填饱肚子,大家一碰酒杯。
  刘半农这时很有兴致地站起来,拿起早准备好的相机道:“那么我来照一张相留个纪念。”
  忽然听见有人说,“这样的光线方便照相么?”
于是举起相机的手,又放下了。
  说话的人正是方才看见的熟人。胡适出现在他的镜头里。
  沈尹默眨眨眼。
“只是玩玩的,不要紧。”果然还是要碰到,刘半农暗暗想。这样子见到胡适,刘半农本来是想不到的,但是现在他又有些释然了。
  “半农兄,你回来了!”胡适穿得更加正式,他的忙或许是在沈尹默之上的,然而又很修边幅,自然不能归入他们的随意一流。
  “哈…我回来了。胡君,好久不见。”从前在学校里,他是直接叫出“胡博士”的。只是现下的场合不合适这样起哄,何况现在自己的身份也不同以往了。
  “好久不见好久不见…我最近真忙,来不及会朋友。才匆匆见了面,又要同你们道别了。”胡适的疲惫的脸色证明着他的话。于是在大家招呼以后,沈尹默招胡适坐下,很客气地问,“早听说你要去上海了…什么时候动身呢?”
  “这件事不方便,时间还定不好。过些时候再说好不好?……能在这里看到半农兄和你们几位真是运气,今天还有谁来?”
  大家又很客气地聊了几句,直到胡适请刘半农继续照相。
  刘半农再次举起相机时,胡适在一边说:
  “蔡先生很喜欢这里,洗出来以后,也送给他一张吧。”
  沈尹默也凑在另一边说,“半农记得也给适之兄送一张来。他是坐上嘉宾。这里能再度开张,是他的功劳。”
  “是尹默兄出的如此好主意,我不过是帮忙…等等,半农兄你是不是把我拍进去了?”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时间线:刘半农回国的事
其实是玩梗的搞笑段子而已……深刻地明白了自己对北大浙籍各位的了解太不够了qwq

评论(1)
热度(4)
© 黄昏之期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