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极圈居民

【二周同人】一个旧文改写

三年前的黑历史(死)

————
女师大定期的评议会结束了,教员们三三两两离校。
  谁料下起雨来。起先不大,待鲁迅来到门口时,雨声已不绝于耳。鲁迅没带伞,恰此时又不见那几位熟人,向素来不愿招呼的同僚开口求援自然是不愿意的,他的可爱的学生又在放假。只好冒着雨叫车——然这时候叫到的几率是不大的,他心里清楚。时值二月,寒意还未淡去,鲁迅在雨里耸了耸身子,心理暗骂了几句——近来有许多事叫他不顺心,这时便又填了一件。
  等了不多时,他又改主意,决心回校待雨停。方一转身没迈几步,便看见一人。此人一手提包,一手打伞,分明已料到今日有雨。眼睛再不济,这样的体态与相貌鲁迅是不会认错的——这是周启明。
  周作人也许认出了鲁迅,一愣,停下了脚步,没几秒,又朝前走去,同鲁迅对“第三院”同人一样,只装作没认出,与他擦肩而过……可腿脚却没有听使唤。鲁迅已被淋湿了,发梢上满是水珠,怪滑稽的……这使周作人又回忆起好些事情来,耳边好似传来一声来自过去的,轻轻的呼唤,苦雨斋主人听着这一阵苦雨,觉得一切都太不真切。面前还是这位兄长,这鲁迅先生瞥了自己一眼,那眼神的黯,是周作人不大愿意看到的。这样黯的目光在他的回忆里频频出现,而往往不久后又能见他“好起来”,开怀大笑起来。见到他的笑很模糊了,周作人暗忖,只觉一切恍惚,愈发抬不起腿来。左思右想,只好开口:
  “先生忘记带伞啦。”
  他那口气是淡淡的,何时变成这般的招呼了,两人都不由疑惑。
  鲁迅一幅雨声里没听清楚的神情,只硬着头皮应道“唔唔…”他是讨厌自己这种应付的口气的。
  正想着赶紧结束这对话,不想对方下一句又令鲁迅吃一惊。
  “我俩合撑一把罢。”
  周作人还是恍惚,也不知怎么说了这话,说出后自然是后悔,但感觉还是不真切。只好看着对方露出惊讶地神色,又夹杂着那与回忆里重合的欣喜与感动。这样的心思,全能在脸上看得出,这一点是一直没变,周作人不知怎么的这样想,继而又想,我是变了罢。
  “先生要给落雨淋病了,大家都要难过的,”周作人揶揄一般说到,“大家”这话说出来,他似乎瞥见鲁迅嘴角边的胡子动了动。本来要张口吐出“去我家”,还是咽了回去。
  鲁迅略点一点头,明白对方要说什么似的。两人挨近了一些,一齐走出了校门。

————
后面还有片段的后续,太诡异了不想放出来……
是真的没有粮啊……我现在只有嗑苦雨斋师徒组书信才能维持生活这样子(?

评论(16)
热度(14)
© 黄昏之期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