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极圈居民

关于《镜》

这根本不是什么理解,是瞎写的思路混乱的套题作文!

混更一下(

我有这样一首诗藏在我的心里,

我轻轻捉一枝笔,

我的诗又不在笔里,

然而我的诗却无处不在,

它像一面镜子似的。

读了这首诗,我感受到一种传达的困境。首先是创作过程里表达的困境,纵轻轻捉起,这支笔还是让惊动了弥漫的诗思,让它们逃逸了。诗人于是呼唤“镜子”,若笔也成为镜子,能直接反映所思所想,表达得准确无误,便是理想的。事实却是,纵诗人拥有了镜子,又该埋怨镜子了。如镜子一般无所不在的诗还是藏在诗人心里的那“诗”吗?再看便是个体之间理解的困境了。镜子是反映心绪的能指呢,还是墙壁一般的屏障呢。抑或题目的镜是带了锁的——好像锁了的玻璃门——镜外一个世界,镜里一个世界。“无所不在”的是表象的传达,两面能见对方的一切。然而传达的目标只止于此吗?既然是“藏在我的心里”的,何以只透过镜子让对面的人知晓?那么“笔”是“钥匙”吗?我以为“开锁”的需要不是只有“笔”能完成的。能写(正如镜子的“映照”)到纸面上,一定被不偏不倚地接受与理解还是难以求得。若写诗还嫌距离的远,便作“小品文”,便作尺牍,“在文学上寻求慰安”,以致抛开笔,换以镜子,然而直至“心里”的路程何其遥远。而用以传达文字还是成为隔膜,我们捧起他的文字,是拿起一面镜子,能看见无所不在的映像,却走不进他的世界里。叹息两面的体验何以无法叠合,镜子于是变成“寂寞”。

评论(2)
热度(3)
© 黄昏之期 | Powered by LOFTER